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臘八,別走

有許多值得用心感受的日子,卻被我們輕易忽視而錯過了,仔細思量,我們錯過的不是特別的日子,而是對待生活的熱情。
  ——題記
  “臘七臘八,出門凍煞”,在本地,臘八是個寒冷的節日,然而這個寒冷的節日裏也有著別樣的樂趣。
  兒時,住在鄉村,村子外邊是一條寬闊的水澗,澗底有一條小河,一年四季不知疲倦地蜿蜒流淌著。岸邊是排列整齊的菜畦,每到夏季勤勞的人們會種上各種蔬菜,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裏,這些蔬菜極大地豐富了人們的餐桌。
  到了冬天,河水冰結,澗底變成了天然的滑冰場,也成了孩子們的樂園。有的孩子會蹬“冰艦”,“冰艦”就是一段木板下邊釘了長長的粗鐵絲,一只腳蹬在上邊,另一只腳一個用力踩地後趕緊抬起,身體在掌握平衡的情況下便快速滑遠,膽子大的孩子還可以做出一些花樣動作,儼然一副未來花樣滑冰高手的模樣。這種高難度的玩法是男孩子的專利,讓膽小的女孩子們既羡慕,又崇拜。安全的玩法是“坐冰車”,“冰車”是一個縮小版的雪橇,也是粗鐵絲和木板的巧妙組合。動力來源於一手握一個“冰錐”,像划船槳一樣抵住冰面向後用力撐,“冰車”就可以穩步向前了。不過這些奢侈的玩具不是人人都擁有的,沒有的自然各有各的原因,我也找到了我不能擁有的原因,只得眼巴巴地看著別人神氣活現地玩得不亦樂乎,心裏無限嚮往繼而百般失落。好在貧民不是我一個,我們可以比賽打滑,可以一個人蹲下,另一個人背對著在前邊拉著滑行,也可以自己找塊木板坐在上邊,另一個人從後邊推著滑行,也一樣玩得開心快樂,此起彼伏的歡聲笑語在溝澗上空久久回蕩。
  寒冷的空氣被孩子們大口大口地吸進,然後又大口大口地呼出,濕熱的氣體遇冷迅速凝結,變成一團團白霧在眼前翻滾。淘氣的孩子們比賽誰呼出的白霧飛得遠,又或者裝神弄鬼,呼來喝去,吞雲吐霧,好不熱鬧。紅撲撲的臉蛋兒,紅彤彤的小手,搞不清是凍得還是熱得,只是瘋玩著,傻傻地樂著。在小河的薄冰處,我們找來石頭打破冰面,然後撈起一塊塊透明的冰片,再用小刀鑽一個眼兒,最後割來柳枝把冰片串起,高高地舉起來,仰著頭,張大嘴,咬下一口冰,“噶蹦蹦”咀嚼著美味。一只手冷得鑽進了厚厚的棉衣,觸著了熱乎乎的小肚皮,冷得身上一個激靈,另一只手還不忘搖著自製的冰淩串,“嘩啦,嘩啦……”
  最好玩的是“大冰鼓”,“冰鼓”是由溝崖半坡上的泉眼冰凍後形成的,是比房子大的多的小冰山。孩子們爬到最高峰,然後坐著滑下來,由於冰面不平整,往往滑到半路時身子就會“磨面”般轉了圈,及到澗底時已經四腳朝天,天旋地轉了,歡呼聲,嬉笑聲,響徹雲霄。大夥兒一直玩到天幕徐徐降下來,才開始做大人交給的任務,也就是“打臘冰”,使用工具是比較鋒利的斧頭。先從“冰鼓”上刨去表面沾了泥土的冰層,然後刨起大塊大塊的冰,裝在口袋或者桶裏,像功勳卓著的戰將一樣,晃晃悠悠,大呼小叫地抬著桶,扛著口袋走在回家的路上。記得有一次我帶了媽媽的網兜和爺爺的斧頭去打臘八冰,結果刨了幾下,一個不小心把旁邊的網兜給劈破了,一會兒斧頭的頭也掉下來了,剛剛還高漲的情緒瞬間低落,心裏好一陣忐忑,擔心回家挨訓,好在自己修了一下網兜,帶回家幾塊臘八冰,媽媽沒有惱我,爺爺也沒有批評我。臘八冰要給水缸裏丟一塊,水井裏丟一塊,房頂上扔一塊,垃圾堆上丟一塊,剩下的要做臘八粥,也可以留著慢慢吃,還可以送給不能出門打臘八冰的人們。老人們說吃了臘八冰一年不肚疼,臘八冰被人們奉為祛災辟邪,祈求祥瑞的神物。
  說起臘八粥,首先要解釋一下“粥”。我們這裏把“米飯”稱做“粥”,把“稀飯”稱做“稀粥”,所以“臘八粥”在這裏就做成了膨松香甜的“臘八飯”了。那時候的臘八粥只是在小米裏加了紅菜豆和糖精,哪里有現在那許多的小雜糧、乾果和蔗糖。吃臘八粥要趕在太陽出來以前,否則就會生紅眼孩子,所以一代代的人們都為了子女的子女,早早地喊孩子們起來吃臘八粥。傳說有一對年輕的夫妻日子過得寬裕,經常倒掉剩飯,鄰居阿婆看著不忍,就把他們倒掉的剩飯收起來,曬乾後保存起來。後來過日子大手大腳的小倆口日子越過越慘澹,終於在一年的臘月初八無米下鍋,阿婆拿出了自己收集的剩飯雜糧,小倆口才得以過冬,於是流傳下這個五穀雜糧做成的臘八粥,警示人們過日子要勤勞,節儉,細水長流。大概我們這裏要在太陽出來之前吃臘八粥的習俗也是提醒人們過日子不忘“勤”和“儉”吧。
  吃過臘八粥以後,還要“喂門栓”,“敬井神”。端上一碗臘八粥,給家裏的每一個門栓上都抹一些臘八粥,最後在井臺上供一碗,以祈求豐收,吉祥,這些活動在幼小的我們眼裏既神秘又新奇。
  而今住在鋼筋混凝土的小格子裏,無處去打臘八冰,更不會有那天然的滑冰場帶給孩子們無邊的快樂,祈福,驅邪的“喂門栓”被人們視為迷信而丟棄,甚至連臘八粥也省略了。我本來記著元旦與臘八是同一天的,兒子不喜歡吃豆,打算做?粥算了,結果因為貪圖一個早晨的懶覺,起床後竟然忘記了,又煮了麵條。回想著自己兒時的臘八節,有那麼多的快樂豐滿了記憶,有那麼多的場景值得久久去回味。看著電腦前打遊戲的兒子,禁不住過去給人家嘮叨幾句自己兒時的快樂,小東西竟然回頭給了我一個不耐煩的白眼。也是,他沒有經歷過,怎麼能夠與我感同身受,他童年的快樂來源於電視和電腦,何況由於自己的惰性,連太陽出來之前吃臘八粥的新奇也沒有讓他體驗,臘八節在他心裏該是淡漠的多吧。
  節日裏沒有用心製造節日的氣氛,節日就如同平日一般平淡,讓人產生一種蒼白的疲倦。節日是平淡生活的調節,儘管有時候感覺繁瑣,但也正是這些繁瑣點綴了生活,讓平淡、平靜的日子時而濺起快樂、新穎的浪花,給庸常的日子雕刻一些值得回憶的瞬間。快樂的節日是生活熱情的展現,有意思沒意思完全是自己的感覺,是自己是否用心感知生活的感覺。一鍋精心配製的臘八粥,傾注了一個人對生活的熱愛和情趣,忘記了,忘記的不是臘八節,是丟失了生活的熱情和情趣。
  同一天內,過了臘八節,還進入了又一個新年,我們還有多少新年可以揮霍,還有多少臘八節可以製造快樂?珍惜吧,有生的日子裏要天天快樂,今後的每個節,明年的臘八節,我都要用心感受,用心去度過。
  臘八,別走!
返回列表